无标题文档_ag网址|平台
  设为首页      
 
2019.04.07 星期日
首页 -> 缤纷天地 -> 散文
字号:
茶园里
[发布日期: 2018-11-02 ]  本文已被浏览过 537

      这里说的“茶园里”不是指在茶园的里面。“茶园里”是一个自然村,全称是“安徽省池州市石台县仙寓镇大山村茶园里小组”,就是说它离中国最小的行政级别——村也还有相当距离。三十来户人家挤在一个的深深的山谷里,因海拔高,天亮比别的地方早,又因正东方有座高山,日出比别的地方晚。

      三十来户人家都姓郑,早年有郑氏两兄弟来此定居,繁衍出这个自然村,至今已十四代。现在有个别外姓青壮男人,那是入赘的女婿。

     我是经朋友介绍知道茶园里的,去之前给“仙寓山庄”老板郑卫传打了电话,请他留一间景观房。去了才知道“仙寓山庄”是村口第一家民宿,郑卫传给我留了三楼正当中的房间,从窗口看出去,远山层层叠叠,起伏无尽。

      郑卫传和他的妻子仙桃都四十多岁,他们有两个女儿,大的已大学毕业,小的还在上初中。郑卫传在外搞装修多年,十年前回乡开办民宿,十年间已三次建房(两次是翻建),其成功不言而喻。他不善言辞但热心待人,穿一身迷彩工作服里里外外的忙。他乐于助人还闹过两次笑话——一次是他帮朋友去医院接一位患者来茶园里,那位患者离开医院后越来越紧张,生怕自己死在荒山野岭或路上,竟导致举止反常。郑卫传赶紧掉头回医院,不料看到医院大门时患者已一切正常;另一次是家里的一位住客半夜胆结石发作,疼得满地打滚,汗珠滚落,脸色惨白。郑卫传怕附近的小医院技术、设备差,拉着病人就朝县医院去。山路崎岖弯大,郑卫传却不敢放慢速度,谁知一路颠簸,竟把患者卡在胆管里的结石颠下去了。他在县医院门口对郑卫传说:“我好了。我们回去吧。”

     民宿运作主要靠仙桃,她个子小嗓门大,做事一阵风。“仙寓山庄”的住客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大多时候她都是独自打理。有时临做饭了,她想起缺什么东西,于是跨上摩托下山而去。茶园里距山下集市七公里,她围裙未解,下去上来,又直接进厨房,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石台县我十几年前来过,牯牛降、秋浦河、凌晨三点的茶叶市场印象都很深,但记得最清晰是当地的菜肴,咸、辣、色泽晦暗。那次在安徽转了好几天,竟没吃过一顿可口饭菜。可仙桃做的菜色泽鲜亮,咸淡适中又富于变化,适合大多数人的口味,小山村里的餐饮能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仙寓山庄”国庆长假时接待来客50人,仙桃只有那次请了一位帮工。“每顿饭都要洗好几百个盘子,我实在忙不过来了。”她笑着说,似乎还有点内疚。

     茶园里不适合旅游。周边的确有些景点——榉根关古徽道、七彩玉谷、牯牛降、秋浦河,问题是它们相互间的距离从几公里到几十公里不等,步行去太远,驾车却一天可以游遍,不尴不尬的。不过茶园里很适合度假、疗养,因为大山村是全国第一富硒村。

在茶园里逗留的几天里,我在村里的山路上以及七彩玉谷的溪流中,经常看到一种赭色石头,这在别的地方很少见。有人告诉我,这种石头里储存着大量的硒。

     硒在人体组织内含量为千万分之一,但它却决定了生命的存在方式,对人类健康的巨大作用是其他物质无法替代的。据统计,中国有72%的地区处于缺硒和低硒生态环境之中。粮食等天然食物硒含量较低,有些疾病,如肿瘤、高血压、内分泌代谢病、糖尿病、老年性便秘都与缺硒有关。

     所以来茶园里的大多是上了岁数的人,术后恢复者又占了其中大半。这些人一住就是一个月、一个半月,带来很多生活用品,甚至狗狗,每天只在附近走走,喝大量的水。有人来过多次,已与房东建立起亲戚般的关系。

    这些年不知因为什么,患癌症的人成倍增长。过去听说谁得了癌症,大家的反应都是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而现在最常见的反应是:“你不要有心理包袱,保持乐观心态哦!”这决不是危言耸听,留心一下每年的单位体检吧,医院总会叫部分人去复查,“你可能患了XXX癌”,那口气听上去都不怎么当回事了。

    茶园里从来没人患癌症,而且村里没一个胖人,因为这里有富硒山泉、富硒大米、富硒蔬菜、富硒散养母鸡,连河里的小鱼小虾都富硒!这就令人趋之若鹜了。

    在茶园里开办民宿的人对此心知肚明,他们主要揽冲硒而来的客,收费标准(含三餐)就很能说明这一点:住一天100元/人(二人一间);住三天80元/天/人;住一周70元/天/人;长假期间加价20%。这是全村统一的价格,也是市场自发调节的例证。别忘了安徽有悠久的经商传统,他们清楚生意该怎么做。

       说一下我自己的感受吧:富硒山泉,清冽甘甜,独特性明显;富硒大米,香润,熬粥效果特别好;富硒蔬菜,每一种菜的味道都很突出;富硒散养母鸡,味道不错,但比较油;富硒鱼虾,个头都很小、都非常鲜,没有一点腥气。我在茶园里数日,早睡早起,胃肠道正常得难以置信。

       我在“仙寓山庄“住了几天,与郑卫传说话不超过三次,他一直在忙。留在村里的男人很少,他又热心,族里谁家有事他都要去帮忙,自家新盖的五层民宿楼(900多平米)装修接近尾声,年前必须完成。

     临行前,我再次打量这个山谷里的村落,这才发现“茶园里”的称谓名副其实。这里的茶园并不成行成陇,远看像篦子篦过似的规整,而是稀疏地散落在山坡上的石缝间,植株很小,产量不高,每年只采一季。四周都是山,四周都是茶园,这村子不就该叫“茶园里”嘛。


文化总支 社文支部 周伟

2018/10/26



 
上一篇  愿为家乡美
下一篇  小张弛老师 我们不舍的人
 
 
 
无标题文档_ag网址|平台
ag网址|平台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南京网站
地址:南京市成贤街43号3号楼 电话:025-83196211 83196219 邮编:210018
苏ICP备070257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