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_ag网址|平台
  设为首页      
 
2019.04.07 星期日
首页 -> 缤纷天地 -> 散文
字号:
那位问我要《群言》的老人,走了
[发布日期: 2018-10-25 ]  本文已被浏览过 458

      10月21日,在盟友朋友圈里惊闻姜仲哲老师去世的消息,心里难过了好久。想起前两日在录制南京民盟《口述历史》的时候,大家还谈起有空去看看姜老师,听她说说当年入盟时的事儿,还说起姜老师泪点低,我们去了可别又“招惹”她。

      如今,却已经天人两隔,终不能见了……

      我与姜仲哲老师初识是在2005年6月21日。那天,是民盟六合区总支成立的日子。大会上来了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她瘦高,衣着简朴素净,眯着笑眼和每一位盟员打招呼。落座后的她依旧腰板挺直,有着老一辈知识分子特有的精气神儿,端庄而自持。在场的盟员和区委统战部的同志对她都非常尊敬,瞿见宇老师介绍我给她认识,说:这是韩莉,民盟机关的同志,以后就是我们总支的联系人……她亲切地握过我的手,有点激动,眼角似乎泛泪,最后只连声说了句:“好啊,好啊……”那天事情多,也没有时间好好和她聊,想着以后有机会再专程去拜访她。

     在几次大活动中,我都见到姜老师的身影。慢慢熟悉了,我了解到她是1930年生人,1956年入盟,是解放初期南京民盟第一批入盟的盟员,也是当时六合地区第一位盟员。姜老师一直在六合高级中学教书,盟里很多德高望重的老师,包括盟市委原副主委尹树人,都是她的学生。他们坦言是通过姜老师更多地了解到民盟,随后决定加入。

在六合民盟一次谈政治交接的学习座谈会上,有盟员说起,姜老师每年都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相当一部分捐助给贫困学子,这一善举坚持了数十年,可她自己从来不提。会议希望姜老师作为老一辈民盟代表发言,她推脱不过,还未开口,泪已先流。如今只记得她说:“我的事情不值得说……你们年轻人我看着高兴,你们一定能为民盟做得更多!”后来听说姜老师的家人顾念她年事已高,就很少让她外出了。

      有一天,我接到她的电话:“我是六合民盟的姜仲哲,不知道你是否记得我。非常冒昧地打电话给你——”我很惶恐地赶紧说:“姜老师我当然记得您,您最近好吗?”“我都好的,有件事情不知道当不当说:我年纪大了不方便参加组织活动,但我很喜欢读《群言》,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留几本,我以后有机会来拿……”“当然可以,这不麻烦的,我给您送来!”“这怎么好意思啊!”当时正好快过年了,我要到了她的地址,找齐了当年的《群言》,又带上盟市委给姜老师准备的年货,来到她在太平南路的家里。姜老师的家也是一样的简朴素净。她事先备好了点心,笑着招呼我多吃点。我劝她:“工资您自己多留一点,多买点好吃好穿的,就是存起来也好,我们民盟这么多人,捐资助学每年都会做的……”她摆摆手说:“我用不了这么多,那些孩子很苦,比我更需要……”说着就又流泪了。我不忍,赶紧岔开话题:“您很喜欢看《群言》啊!”“是啊!这里面的文章都很好,我这种不中用的人,看了可以学到很多!”

     “我们民盟都还好吧?”她问,我就把最近开展了哪些活动、哪些盟员取得新成绩,都说给她听,她边听边笑着点头。

从那以后,只要《群言》到了,我都会替姜老师留一本,到年底一并送给她。每次她都很高兴,但我也更愿这样想,她看见我会更高兴。

      后来工作调整,我不再担任六合民盟的联系人,见到姜老师的机会就更少了。近几年,盟市委为了让更多爱好阅读的盟员更快地看到《群言》,都给免费订阅、邮寄到家,我第一时间就把姜老师的地址填上。最后一次见她,是在2016年南京民盟地方组织成立七十周年的纪念大会上,姜老师作为24位“杰出盟员”之一,由六合民盟的年轻盟员搀扶着上台领奖。那一年,姜老师86岁高龄,她站在舞台中央,腰板挺直,银发闪光。对姜老师的颁奖词是这样写的:

      高秉红烛,她的光荣将汇入民盟的荣光。血脉相依60载,冬春更迭、岁月沧桑,不改忠诚和信仰。她从微薄的工资里捧出厚重的捐助,温暖贫困学子的心房。熠熠春晖映白发,浩浩慈爱,夕阳辉煌。

       我的遗憾是一直未能与姜老师长谈。印象中,姜老师始终是微笑着的,而眼角好像又永远带着泪光……我们笑说她泪点低,可曾想,这种爱与慈悲从一开始就在了。

       姜老师走了,那位问我要《群言》的老人走了……


宣调处  韩莉


 
上一篇  愿为家乡美
下一篇  一位老盟员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
 
 
 
无标题文档_ag网址|平台
ag网址|平台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南京网站
地址:南京市成贤街43号3号楼 电话:025-83196211 83196219 邮编:210018
苏ICP备070257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