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_ag网址|平台
  设为首页      
 
2019.04.07 星期日
首页 -> 缤纷天地 -> 散文
字号:
“没出息”影响我成长
[发布日期: 2018-10-22 ]  本文已被浏览过 801

    编者按:今天午时,惊闻张弛去世的噩耗,心情十分悲痛!打开他的微信朋友圈定格在十月一日,一副风景图、一句只有逗号的留言:月是故乡明,也许那时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余生不长,怀念家乡却又不能前往,心里有多少不舍和无奈可想而知! 再翻阅和他的聊天记录,他幽默风趣而有才情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他和病魔斗争十四年之久,经历多少痛和苦,只有他自己清楚,而他留给家人、留给亲朋好友和同事的总是一副轻松愉快的笑容…张弛是一位才华横溢、有社会担当而又非常低调的中共党员。去年南京市机关党委开展“讲述入党故事”征文活动,张弛代表八个党派联合党支部写一篇文章《“没出息”影响我成长》,现将他的原稿发布在南京民盟网站上,以此表达对他的哀思和祭奠!张弛一路走好!



“没出息”影响我成长 


     父亲经常给我讲“没出息”的故事,让我对“没出息”有了更深的认识。

    “没出息”这个词,在我家乡通常代表两种意思,要不就是说某人一生浮夸平淡,无有建树;要不就是说一个人有官有权,但做事讲原则讲制度,让别人不能从他那里“沾光”。

    父亲讲的“没出息”,就是指上述第二种人,也就是我的大伯父这个“没出息”。

    之所以说大伯父是个“没出息”,就是因为大家都说“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可他宁愿作废也不谋私。伯父在政府机关工作,亲戚朋友都希望能得到他的“照顾”,沾沾他的“阳光雨露”,可事实总是让大家失望。

    特别是伯父的几个孩子,眼看着父亲的同事,都把自己子女的工作解决了,都吃上了“国库粮”,可他们姐弟好几个,不但没有得到父亲的丝毫好处,反倒因为家中是“富农”而受累。好不容易经过家族中其他长辈的努力,家庭成分从“富农”纠正为“中农”,这下都以为大门槛解决了,他们的工作问题就该顺利解决,可哪知道他们的父亲还是不动声色,丝毫不提解决孩子们的工作。

     按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左右在政府机关工作的人,只要稍微“活络”一下,多与领导走动走动,就是给领导几十个鸡蛋或者提一小桶胡麻油,就能把家中孩子或者其他亲朋家孩子的工作给解决了,让孩子“农门”跳“龙门”,吃上“国库粮”,过着“体面”的生活。

     虽说改革初期物资匮乏,生活条件比较艰苦,可是省吃俭用,家中老母鸡下的蛋“攒”个十几二十天,再把存下的胡麻仔拿到榨油店压榨一下,给领导送个礼这也不是什么大难题,何况大伯父自己更是“国家的人”,“礼”也难不住他们。

     解决孩子工作的条件如此简单,可大伯父就是不为所动,该干嘛还照样干嘛,既不在意孩子们渴望无助的眼神,也不在意亲房邻居“有色”的议论与看法。

     亲房邻居都在议论,就是你不给孩子们解决正式工作,也可把孩子带着给领导开车做个驾驶员,总比在黄土里刨食吃好的多。大家之所以这么想,就是因为村中“张师”在煤矿给领导开车,改革开放后几年内,家中简陋的房子都拆掉,盖上了四合院,院子中间一个大花园,其它地方全部用水泥铺盖,一副大户人家的气派气象。最后大家把话题归结: “没出息”。

     三五年过去了,十几二十年流逝了,孩子们由小长到大,通过他们自己的努力也都成家立业,而对他们父亲帮助他们解决工作的信心更化为无有,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事实证明孩子们放弃这种奢望也是正确的,就是到了退休时节,大伯父也没有提及给孩子们解决工作的问题,这个“没出息”算是被他坐实了!

    孩子们的事情他不管,亲房邻居的情谊他不顾,可关系他自身的问题也该关心关心吧。常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在政府机关工作,该有点上进心,该更加主动点吧。虽说咱不能削尖头一心往上爬,可是面对摆在眼前的大好机会,就是石头也该动动心,绝不容错过。

    作家柳青在评价作家路遥的作品《人生》中说:“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的确是这样,许多人“抓住”了这“几步”而跨过了“紧要”处,同样也有人在这“紧要”之处,主动或被动的“迷失”了。

    在长辈与同辈眼中,在小辈眼中,我这位大伯父就是在“紧要”处“迷失”自我的人。

    1986年,中央领导来县上视察,这无论在省里还是市里都是大事件。中央领导来县视察,这在县史上可是第一次,毫无疑问是县里的头等大事。县领导把撰写大汇报材料的工作交给大伯父等人。大伯父不负重托,汇报材料受到中央领导的好评。

     事后,县里“论功行赏”,大伯父自然属于“有功之臣”。为此,县里要把他提拔到领导岗位。按说,“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大伯父被提拔也是水到渠成,受之无愧。同事们都提出要他“请客”搓一顿,他却是淡然处之。

     在这轮人事调整中,大伯父并没有像传的那样得到提拔,而是依旧在原岗位上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丝毫看不出他心态的变化。事后大家才知道,面对领导和组织的重视,他竟然说:“改革开放了,我们的工作需要一些新观念新思想的年轻人来做,我已经年龄大了,不适合担任这样的工作。”就这样,在“紧要”之处,他主动选择了放弃,失去了上升的大好机会。

     大伯父就是这样“没出息”,既对孩子严格要求,也对自己严加“管理”。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与大伯父接触的增多,我对他这个“没出息”的“认识”日渐加深,他在我心中的地位也是迅速提升。

     退休后,大伯父干脆把单位的房子退出来,安然回归“故里”,把心思放在植树造林上,用实际行动践行中央领导“种草种树绿化甘肃”的号召。

    现在,每当我看到山岗上簇簇生长的狼牙刺,就想到大伯父,想到他带着我们这些孩子们种植狼牙刺的情景,是他告诉我们,狼牙刺易在艰苦干旱的环境下生存,具有保护水土流失,绿化环境的好作用。

     作家茅盾在散文《白杨礼赞》以西北黄土高原上“参天耸立,不折不挠,对抗着西北风”的白杨树,来象征坚韧、勤劳的北方农民,歌颂他们在民族解放斗争中的朴实、坚强和力求上进的精神。在我心中,大伯父这位“没出息”犹如狼牙刺一样,虽然没有直冲天地的主干,没有五彩娇美的花朵,更没有美味的种子与果实,但是,它却“咬定青山不放松”,不折不挠的对抗着“水土流失”。

    伯父逝世几年后,我们在一个绑捆结实、尘土覆盖的木箱里,翻到了一摞摞的“优秀党员”、“优秀党务工作者”红色证书,大家不禁怔然。从这些尘封多年的证书中,我似乎找到了大伯父“没出息”的本源。我想,正是因为有大伯父这样一群不计自我得失、乐于奉献的“没出息”,就是因为有这样几千万的“没出息”,才保护住了党的“水土流失”。此后,我暗暗下定决心,立志也要做一棵“狼牙刺”,加入到保护“水土流失”的队伍中去。

     高三那年,我向学校党组织提出入党的申请。经过党组织的层层考察,经过多次思想汇报,最后顺利进入预备期。进入大学不久,一年预备到期,经过系党组织的考察,我成为一名正式党员,我立志要像大伯父那样,努力学习、工作,勤勤恳恳坚守着、孜孜不倦保护着脚下的“水土”,用自身的行为维护党的形象,为党的事业增光添彩。

    作为一名新的“没出息”,作为一棵新成长的“狼牙刺”,我无比自豪!

宣调处    张弛


 
上一篇  愿为家乡美
下一篇  西湖赋梦
 
 
 
无标题文档_ag网址|平台
ag网址|平台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南京网站
地址:南京市成贤街43号3号楼 电话:025-83196211 83196219 邮编:210018
苏ICP备070257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