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_ag网址|平台
  设为首页      
 
2019.04.07 星期日
首页 -> 缤纷天地 -> 散文
字号:
西湖赋梦
[发布日期: 2018-10-19 ]  本文已被浏览过 553

    我赋西湖少年梦,料西湖赋我应如是!

——题记

   去之前,西湖,是一个梦境,一个少年时代即已氤氲在胸的梦境。

   这梦境,用星罗棋布的传说来布局,用平平仄仄的诗句来营造,再点缀些身世不凡的寺院庙塔,装饰些移情转趣的春柳秋月,还有翡翠的温润、花鸟的烘托、雨雪的渲染……从诗句中,从画意里,从延绵经年的少年梦中,我总能听到一声声低低的呼唤……

   今天,西湖,我来了,早生华发,且发少年行。

   数声喇叭在耳,一卷《西湖梦寻》在手,诸路景致纷至沓来,各种传闻掌故流连萦怀。行行重行行,迟暮时分才抵杭州。湖柳夕照擦肩而过,然而第一站却是“宋城”。

   夜幕下,八根蟠龙巨柱列队来迎。迈过门阶,宋代的重檐叠宇、市声风情如《清明上河图》般徐徐展现眼前。“怪街”的奇巧设置,夜市的五行八作,“虹桥”凌空飞架,“景阳冈”酒香满街,再加上抛绣球招亲的表演,桥世界的娱乐设置,盔甲铿锵的英武将士,吆喝起伏的店家小二……一切显得熙熙攘攘、喧哗漂浮。这是画境,还是人间?然而总有些人为的伧俗,似乎少了淡雅自然的情趣。

   而大剧院里,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时而文华煌煌,时而莲叶田田;那处刚歌舞升平,此时却金戈铁马;水漫金山过眼滔滔都是恨,蝶舞长桥倩影翩翩永世情。那款款的舞步、柔曼的腰臂,那立体的背景、恣肆的雨雪,那酣畅淋漓的的浪漫、青春永驻的传奇,让人心旌摇荡,情不能自已,满场惊叹声潮起潮落。黄钟报国志,古筝连理意,弹指而逝,然而一往而情深,生可以死,死可以生,历史舞剧耶?人世传奇耶?

   回到宾馆,弛然而卧,今夜霜重平湖月冷雾也重重……西湖睡乎梦乎谁在唱……幽兰转露如啼眼风荷旋举如舞裙莺如衫燕如钗风为歌水为佩晴晴雨雨久相待……

   梦未竟,东方微白。环湖而行,水杉劲耸,巨木横柯,林径逶迤,花草葳蕤。这时,湖上薄雾弥漫日光淡淡,林间秋色斑驳,枝缝叶隙光柱下澈,绿暗黄明,好一幅印像派绘画。

   不久,林木葱郁中一座五层八角状极敦厚的高塔在望,原来是数经颓毁今又嵯峨的雷峰塔。一二层塔心设玻璃罩,其内原址塔基砖缝历历在目,藏经砖细洞可辨。一塔之内,古今互见,今天的西湖不也在重重叠叠的历史背影中展露新颜?扶梯旋转,拾级而上,“白蛇传”、“吴越造塔图”、“西湖十景”,层层壁画栩栩如生,代代诗词佳句也含英咀华。

   徙倚流连间,已到顶层。清风满怀,心旷神怡,环塔而观,原以为当是汪洋浮乾坤的西湖,只是一盏寒碧,湖心岛只是几颗青螺。沉吟间,少年意气亦可赋:远山凝眉,近波横目,微风过处,湖中波光明灭,恰如明眸皓齿,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仪态万方,惊为天人!鬓斑斑,意迟迟,恨不相逢少年时——一腔情怀满湖诗!“雷峰如老衲”,古人谬也,当为醉仙,环山为樽,碧波为酒,今古掌故为佐菜,名文妙句为酒令,苏小小奏琴,秋瑾舞剑,白娘子斟酒,和苏白联诗唱和,共岳于二少保痛饮畅怀,古今何人不醉?……西湖容颜若水、肝胆如火,幻化为酒,一入热肠,宝塔醉成古剑冲天吼,簌簌黄叶秋风抖。

   “秋尽江南草未凋”,苏堤横波,虽无春晓烟雨、夏日红荷,自有一番风韵。漫步其上,游人络绎,轻语微笑悠然走过六七座拱桥。一路斑驳灿烂,落入眼中,溶在心头:枫叶兀自地红,松柏悠然地翠,梧桐热情地黄,草叶寂寞地绿,各色花卉也红红黄黄地闹着。远处青山隐隐,湖上桨声欸乃。老木沧波,霜天舒展如画。

   转西泠,越孤山,未见油壁车,也未见梅姿鹤影。再过无月的平湖,却见一绿头野鸭漂荡水中,或潜或露,伶俐可爱。这时,湖天尽碧,一鸥飞白……徜徉白堤,烟柳夹道,参差披拂,秋风细心梳顺,却无法挽出同心结。断桥犹在,青石幽幽,残雪难觅,枯荷片无影。料想不远处的长桥也飞不出翩翩蝴蝶,栏杆拍遍,为之怅怅。

   匆匆,太匆匆,才到中午,又要转道安吉。古人云:“一日湖上行,一日湖上坐,一日湖上住,一日湖上卧。”不如此,怎能品完佳境妙处?

    山峦重重叠叠,竹海莽莽苍苍,险道盘盘环环,涧溪上上下下,终于到达“藏龙百瀑”。山下但见溪水瘦小清浅,满川顽石肥大横斜。过栈道、转茅廊、攀悬梯、渡木桥,步移景变,断崖对峙,飞瀑有声,竹林耸天,流泉劲奔。瀑是水之魂,此处飞流与西湖柔波一样冰肌玉骨。莫非有人倚天抽宝剑,将西湖裁出一截,悬挂于此?故此山方有龙马精神。不信,请看众瀑,有如白驹披鬃扬尾在俯冲,又如玉龙亮甲吐涎注碧潭,开阔处晴雪飞滩,长垂处白虹饮涧,紧急时兔奔鹰隼落,撕破时素练风吹乱……

    江南忆,最忆西湖水。归来后,西湖仍是一个梦境,植入灵魂深处的梦境,永不老去、永远少年的梦境。

   这当然还是个诗性的梦境,真真切切,却又朦朦胧胧,无法用一两个词语说清她的容颜。妩媚秀丽的风姿,在白居易、苏轼等文人的眼中,成了女性的意象:“青罗裙带展新蒲”、“草绿腰裙一道斜”、“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历代西湖诗歌里往往飞过梁祝化蝶、小小情殇的影子。蕴含风骨的西湖水也安抚了无数志士忠魂:“碧血摧残酬祖国,怒潮呜咽怨钱塘。于祠岳庙中间路,留取荒坟葬女郎。” 不肯白了少年头的岳飞、于谦、张煌言、秋瑾们也代代光照西湖。

   西湖本为吴越钱王修筑的海塘,自然拥有海纳百川的气度。这里入世梦想与出世达观有机融汇,儒、释、道三教并行共荣。孤山的处士墓,葛岭的抱朴院以及六朝以来的众多寺庙,与隔湖的繁华城楼遥相呼应,各得所宜。白居易云:“小书楼下千竿竹,深火炉前一盏灯。此处与谁相伴宿,烧丹道士坐禅僧。”林逋在《西湖》诗中说道:“春水净于僧眼碧,晚山浓似佛头青”,西湖俨然成了老僧。

   西湖呀西湖,永远说不尽的梦境……

金陵中学汇文支部   陈永

 
上一篇  愿为家乡美
下一篇  参加《行知讲堂》有感
 
 
 
无标题文档_ag网址|平台
ag网址|平台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南京网站
地址:南京市成贤街43号3号楼 电话:025-83196211 83196219 邮编:210018
苏ICP备070257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