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_ag网址|平台
  设为首页      
 
2019.04.07 星期日
首页 -> 缤纷天地 -> 散文
字号:
与小蚊虫的斗智斗勇
[发布日期: 2018-09-25 ]  本文已被浏览过 479

       自七月中旬来威海度夏已半月有余,越发感觉这儿真是消暑的天堂,空气清新负氧离子含量高。入夜睡觉还需盖条毛巾被,白天气温最高的几小时也超不过32℃。唯一遗憾的是蚊子忒多且毒,傍晚散步芭蕉扇不离手地拍打还是经常被叮咬,也或许是我自身太遭蚊子的缘故。奇怪的是,这山东的蚊子似乎也有地域性格,典型的“执拗死心眼”,一口咬住了就死死叮住绝不松口,宁可被打死也要吸口人血。按说我这人老皮厚,有几个红包痒痒不算大事,可是即便忍住不挠仍会红肿一大片,这让我苦不堪言。听说比尔盖茨已斥资400万美元研发“基因灭蚊”,虽说远水解不了近渴, 我仍十分企盼,争取多活几年,享受这项“黑科技”成果。

      其实蚊子是一个古老的物种,它的始祖可追朔到亿万年前,其繁衍生存能力远远高于地球上其他生物种群。蚊虫的生存法则让其进化得嘴尖如刺、嗜血如命,让人类和一些动物不胜其扰。人们一直以来想尽一切办法,演绎了许多与蚊子斗智斗勇的故事。

    记得新世纪初,南京大学在龙江小区阳光广场自建的三栋高达三十三层的宿舍楼顺利竣工,学校领导在建房设计中,认为蚊子飞不了多高,九层以上无需统一安装纱窗。2000年末至2001年初,大家喜气洋洋迁入新居,几个月后高层住户们开始抱怨夜里被蚊子叮咬得受不了,当时南大的教职员工收入不高,自己再花钱安装铝合金防蚊纱窗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大家心里纠结着常在电梯里调侃:学校领导对蚊子的能力估计不足啊,莫说九楼连三十三层楼都有蚊子飞上去了哦……。我家正巧住八楼,虽然免去了自己安装纱窗的繁琐,也仍有蚊虫骚扰。后来发现只要有人来访,这一夜必然又会遭到饿蚊子恶狠狠地叮咬,细细想来这蚊子是悄悄附着在来人的衣服上潜入家中的。由此我推断:蚊子们才不会从地面“展翅高飞”进入三十三层高楼的各家窗户呢,而是搭乘现代化的电梯随人一道轻而易举地潜入各家门户的。时代在进步,这蚊子也与时俱进不断进化,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几十年前我的孩提时代,国人普遍贫穷,那时也没有防蚊虫的纱门纱窗。人们为了防蚊虫,无论如何省吃俭用都要想法子购置一顶蚊帐。我记得,当时乡间大多数蚊帐是用苎麻做成的,既粗糙又厚重,这种十分粗糙的物件,制作过程十分麻烦琐碎,因此价格不菲,它是家庭的重要财产,有的人家甚至还在用着祖辈传下来的苎麻蚊帐,上面补丁叠补丁都不舍得淘汰扔掉。人睡在这种蚊帐里虽然会比较热,但能避免蚊虫叮咬啊!傍晚,提前将床上的蚊帐帘子放下来,并仔细用竹席掖好,防止狡猾的蚊子顺着蚊帐的下摆偷偷地钻进蚊帐内。夜里,精明的蚊子还会附着在粗糙的蚊帐外面“守株待兔”,酣睡中人只要贴近了蚊帐,它们隔着这粗厚的蚊帐毫不留情地吸满一肚子血。小孩子白天疯了一天,晚上睡觉野得很,横七竖八地伸胳膊蹬腿,常常将掖好的蚊帐洞开一道缝隙。清晨,孩子们一睁眼,几只大腹便便、肚子涨得通红、因撑得太饱而飞不动的蚊子,像小红果子般醒目地挂在蚊帐顶,一个激灵跳将起来,边咬牙切齿骂道:“你咬我,我打你,打破你的肚子,流了我的血。” 边狠命地拍打,留下一手巴掌血方肯罢休。

     那时人们还根据蚊虫怕烟的特点,在太阳西下黄昏时节,点燃艾草、菖蒲等材料,熏死或赶走躲藏在屋子内的蚊子,一家人前半夜可以在门口或院子的凉席上露天图个凉快,睡一安稳觉;但到了后半夜得赶紧回到房间的蚊帐内,否则被赶走的蚊子在野外吸足了露水恢复了精气神,会分外嚣张地“反攻倒算”,扑进屋里疯狂地吸吮人血,第二天人们的皮肤总会留下多个红包包。

      在回忆童年灭蚊的趣事中,脑海总有一个温馨的画面:夏日的深夜,睡梦里常感觉有一小股热流,那是母亲手擎着煤油灯给帐子里熟睡的孩子“照蚊子”。朦胧中拼命睁开眼,望望黄色的煤油灯光下映衬着满脸疲倦却充满慈爱母亲的脸盘,眼睛迷迷糊糊放心地又睡过去了。第二天黄昏时分掌灯,看到煤油灯罩里一层厚厚的蚊子尸体,才又记起昨晚半夜,忙了一天的母亲自己上床睡觉前,帮孩子消灭蚊子而留下的“战果”。

     七十年代中期,第一次到南京过暑假,傍晚时分亲眼所见城市里声势浩大的灭蚊活动:事先居委会的主任大妈挨家挨户上门通知,统一时间,整个公园路(现龙蟠路)的各家各户同时点燃类似艾蒿的灭蚊材料,瞬间整个片区街道烟雾缭绕、热气腾腾,蚊虫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死的死逃的逃,无处藏身……当时给我的感觉:号称全国“四大火炉”的南京城是否因此凭空增添了几度气温?现在回忆起来,那时的人们为了灭蚊,真还顾不上讲究空气污染及绿色环保,更不懂“Pm10”等概念,为了消灭害人虫无所不用其极,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啊。

      我的婆母性情温和,她灭蚊方法独具一格:将涂满肥皂液的大铝盆对准蚊虫出没地方,挥动铝盆上下左右捕捞,躲闪不及的蚊子就被粘在了盆上,这一方法与几十年后出现的“电击蚊拍”的功能似乎如出一辙,只是这种方法无法消灭分散躲藏在各处的零星蚊子。

     时代更迭,大几十年都已过去了,尽管人类在科学技术方面,上天入海、揭示宇宙和生命奥秘等方面都有重大突破,而人类灭蚊的手段并没有出现质的变化,家家户户除安装纱门纱窗,多数时候还是采用喷药、点蚊香、往身体涂抹防蚊花露水等方法,人类与蚊虫这一小小动物种群的较量还会继续下去,“同志仍需努力”!

                           

汇文女中马惊涛     




 
上一篇  愿为家乡美
下一篇  最后一课之夜——合唱班之九
 
 
 
无标题文档_ag网址|平台
ag网址|平台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南京网站
地址:南京市成贤街43号3号楼 电话:025-83196211 83196219 邮编:210018
苏ICP备07025715号